南京大学  
2019年第12期: 第08版:副刊 上一版  下一版

记忆中的柴火饭

   期次:2019年第12期   作者:王淑芹




  小的时候,家在乡下,每当炊烟升起的时候,仿佛就是母亲喊我们回家吃饭的信号,这种在黄昏里升起来的炊烟,拓展出我们孩童时的许多美好梦想,至今想起柴火饭还令我们口齿留香,那种香醇朴素的味道在我们的童年里日久生香。
  每年父亲与母亲都将收割后的秸秆捆成小捆,然后用家里的牛车拉回来,垛成一个大垛,到做饭的时候,便从垛上抱回来两捆,这样做饭所需要的柴禾就准备好了,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灶台,有的是砖与水泥砌成的,有些是用农村的土坯垒成的,然后在上面放上一口大铁锅,锅台的正面还要留一个往灶子里送柴禾的门子,一个简单的灶台就开始在农家的日子里岁月飘香了。一口大锅能够烹饪出各种美食,母亲用大铁锅烙出的大饼,烫烫的、软软的,咬一口,里面似乎还带着植物的清香呢。特别是用大铁锅煮出来的米饭,是现在很多电饭锅永远也煮不出来的味道,每次饭煮好后,锅底下锅巴是我与弟弟最爱吃的,那焦糊的甜香,仿佛是那个岁月里最美味的食品。最简单的烹饪,最简单的食材,却能烹饪出独特的鲜美之味。
  现在在乡下吃柴火饭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每当出去旅游时,看见小村里不断升起的炊烟,使我便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,婷婷袅袅的炊烟,记录着很多人的情感,炊烟的味道也是乡下人最熟悉的味道,也是远在他乡的游子最亲切的味道,我记得一首写炊烟的诗歌中,炊烟是飘动着的语言 , 总是与故乡关联 , 总是在记忆中飘飘闪闪。炊烟是萦绕童年晚归时,眺望村庄的企盼,炊烟是向往年节时,飘过鼻翼的香甜。炊烟是列车驶进故乡时的,心潮起伏。
  炊烟是母亲守在村口时的,热泪潸然。炊烟是一缕乡愁,会让在外的游子们想家,是在夜深人静时,在耳边回响的遥远呼唤。

版权所有:南京大学 Copyright 2006~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备12019430号-6
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